又是偷听,又是获取剪切板,互联网公司到底为什么要拿走我们的隐私?

在意识到手机隐私保护重要性之后,我除了关注怎么保护隐私,还特别想知道,互联网公司都是怎么通过处理这些用户数据获利的?只是广告收入就足够了吗?直到最近我接触到“数据经济”这个概念(www.xLt.net.cn)。

众所周知,随着新经济快速发展,海量数据不断生成、沉淀,成为新型生产要素,也带来个人隐私被滥用的问题。

据公开数据,目前我国互联网用户量已超过9亿,应用程序达数百万个,一些APP长期存在不全面授权就不让用、大数据杀熟、违规收集个人信息等问题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7月6日,深圳公布《深圳经济特区数据条例》,确立以“告知—同意”为基础的个人数据处理规则,开全国数据领域立法先河。而7月12日,广东也发布了《广东省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行动方案》,方案提出支持深圳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数据平台,设立数据交易市场或依托现有交易场所开展数据交易。

这些条例和方案中频繁提到的数据,就是互联网公司掌握的,来自我们这些用户手机里的隐私数据,最基础的当然就是我们的手机号、账号昵称和头像、身份证号码等等,像微信、QQ这些每天都要接触到的社交软件,能够掌握的数据当然就不仅限于此了。

再举一个例子,当我们在使用搜狗、讯飞这些输入法软件的时候,我们通常不会注意到我们到底有没有给他们联网的权限,甚至有些用户会为了词义联想、输入纠错甚至是更换皮肤,主动开启联网开关,让这些软件可以把它获取到的数据上传至云端服务器,成为这些互联网公司数据经济的“地基”。

从技术层面来说,你用这些输入法打出的每一个字,他们都是可以获取并进行大数据处理和分析的。

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都只是使用系统自带的输入法,不管我用的是电脑还是手机。别说,用习惯第三方智能输入法,没有云词库的系统输入法确实很难用,但至少会安全一些。针对那些在手机后台偷偷获取手机数据的软件,我会下载专门的隐私保护软件,比如把这些APP放在坚果隐藏的沙盒环境里限制起来。

我们说回数据经济。互联网用户和流量的本质含义就是广告收入,包括Facebook、BAT在内的众多互联网公司,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就是,通过监测用户数据来判断用户的行为偏好,从而实现广告的精准投放。而这就是所谓的 “数据经济”的基础。

最可怕的是,这些数据并不仅仅在购物和刷短视频的时候产生影响。那些你觉得无所谓被互联网公司获取的信息,比如性别、年龄、种族、信仰、收入水平甚至是性取向,都可以被利用。最著名的当属互联网精准营销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(剑桥分析),利用大数据分析5000 万选民的数据,找到影响舆论导向的方法,从而左右美国大选的事情。

我们个人隐私数据被获取的越多,上网浏览到的信息就会越发呈现出信息茧房的趋势,而我们往往对此毫无察觉。

随着近年来中国互联网的蓬勃发展,2020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已达39.2万亿元,占GDP比重的38.6%,作为互联网重要的信息基础设施,我国数据中心业务市场规模达到2238.7亿元,同比增长43.3%,增速显著提升16.1个百分点,达到近五年来最高增速。

数据经济已经是我国经济明显的增长点,终结数据经济的想法自然不太现实,所以规范数据的存储和应用,就显得尤为重要。

你对数据经济了解多少?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的看法。

公司名称:武汉远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